何清涟:中国经济之病,根在经济增长方式

最近一年多,中国经济政策的重点,在于金融整顿。家有七件事,先从紧处来,金融堤坝要溃,当然得先堵。但追溯下去,银行坏帐主要由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国企负债等构成,这就带出另一个问题:金融整顿过后的金融改革,要点不在金融领域,而是对财政体制与国企动手术。由于地方财政过度依赖房地产、国企成为僵尸企业之后还要银行继续输血,中国的资产质量才持续恶化。说白了,中国不仅需要对国企进行市场化改革,更需要扬弃依赖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

Continue reading “何清涟:中国经济之病,根在经济增长方式”

Advertisements
何清涟:中国经济之病,根在经济增长方式

繁荣的拐点:信贷脉冲大降

姜超宏观债券研究(海通宏观姜超、梁中华、李金柳)

摘要:

“信贷脉冲”一词最早由德银经济学家Michael Biggs在2008年提出,指的是广义信贷增量占GDP比重的变化,大概意思可以理解为货币增速的增速,即“加速度”。在现有的大多数研究中,大家已经习惯于用货币增速指标来预测经济,为何突然又提货币“加速度”呢?信贷脉冲和经济增长之间有何联系?中国的信贷脉冲走势如何?对经济预测有何指导意义?

为啥要看信贷脉冲?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可以做几个情景假设,考察一下经济增长和货币增长之间的关系。在第一种情景中,如果大家都使用自己的银行存款来购买最终产品的话,就不会有借贷行为,也没有货币创造。这种情景在现实中不存在,但它至少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没有货币创造出来,同样可能有GDP产生甚至是增长。在第二种情景中,如果存在借贷行为,就会有货币创造出来,因为GDP中有一定比例是依靠借贷来实现交易的,所以货币增量和GDP之间是同一阶的关系。在考察GDP增速时,也应该对应的采用货币增量的增速进行比较,这就是要采用信贷脉冲来考察经济增长的原因。在第三种情景中,我们假定大家向银行贷款不仅去购买GDP中的最终产品,还可以去购买资产,发现货币增长和经济增长并不见得完全对应,因为部分被创造的货币可能流入了二手的资产市场,产生了资产泡沫。

Continue reading “繁荣的拐点:信贷脉冲大降”

繁荣的拐点:信贷脉冲大降

李迅雷: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据说,最近上海房租开始下跌。无论这属于短暂下跌还是趋势性下跌,我们都不应忽视的事实是:这两年上海常住人口的数量几乎不增加了。2016年,上海常住人口仅增加了4.7万人,其中,户籍常住人口增加6万人,这意味着外来常住人口减少了1.3万人,上海的外来人口连续两年减少了。不仅是上海如此,北京也有类似情况。2016年,北京常住人口仅增加2.4万人,外来人口常住占比也在减少。那么,从全国范围来看,人口流向是否真的出现扭转了呢?如果是逆转,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

Continue reading “李迅雷: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李迅雷:人口流向已发生部分逆转

刘煜辉:死了都要爱

很多筒子不能理解,经济下行,为什么还可能出现利率上行。因为资产冷却,也是要产生信用缺口的(因为要活命)。除非这个资产死亡,退出,才不再张嘴吃饭了。交易者有时候是像小孩过家家一样想像着金融信用的活动。比方说债、股、楼,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也是,都是边际定价的。共饮都是一个流动性活水池子(靠信用债务维持),流动性流动性顾名思义就是要流动起来才是水,债和楼受限,不活动了,对应的这可是债务资金链崩紧哈(借钱活命的人多了哈),有点儿像池子中活水口堵死了,不流动了,就只消耗池中死水了(大家要出来借钱活命),这是变坏了。除非妈妈把水笼头拧开,足额补上债和楼活动时所创造的货币缺口。

Continue reading “刘煜辉:死了都要爱”

刘煜辉:死了都要爱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国外已经将中国房市比之为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热”,名词与庞氏骗局不一样,但内涵相同,即投资完全依靠借贷支撑。面对疯狂上涨的房价,国内总有人要问,这轮疯涨还能撑多久?这样的房地产值不值得购买?

本轮房地产疯涨的原因,我在《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里面分析过,它不是市场对房地产的真实需求问题,而是中国政府的金融政策问题。而中国房地产市场,早就已经沦为政府兼作庄家、裁判及大玩家的赌场,与股市性质类似。

中国房地产已成为金钱游戏的标的物 Continue reading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何清涟:政府身兼中国房地产市场庄家、裁判及大玩家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核心观点:

人口老龄化和流动人口负增长,表明房地产泡沫迟早要破,只要存在市场,且作为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价格波动就难以人为控制;本币贬值将是渐进的,因为汇市还不能真正称之为市场,政府具有强大的调控能力;股市泡沫的危害相对较小,投资者早就有风险承受力,如今杠杆率已经明显降下来了,在从严监管之下,投机性资金减少了,目前楼市去杠杆的过程中,部分资金会流向股市,存在偏弱的跷跷板现象,故中国股市的高估值现象长期存在。

Continue reading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李迅雷:当今货币与房地产 衰退式膨胀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最近,不停地有朋友问我,是否还能在北上深苏州南京杭州这样的一线或者准一线城市买房子了,虽然我一次又一次的给他们解释,但很明显他们基本上一脸懵逼,觉得房价似乎还要涨,现在不买房会不会以后错过好几个亿?特别是有人鼓吹以后80万每平米的时候,他们那小心脏,还真有点受不鸟!

其实,影响房价的一开始是供给和需求,很多人也都拿这个说事,但正确也不正确,因为房子是商品的时候,买房子要住的时候,房子是受供给和需求影响的,土地多了,房子盖多了, 房价就涨不了,如果不明白可以看看重庆模式,也就是地票制度,只要复耕土地就能获得建设面积,这让重庆的建设用地十分充足,不但经济发展很快而且房价一直不涨,现在也就7-8千每平米,涨幅还不及猪肉!而在北上深这样的城市08年之前也是这样的,基本受到供给影响,供给多房价就不涨,但很可惜北上深的供给很少,所以慢慢的房子不再是一种商品,在这里买房也不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炒,为了投资,为了提升身价!08年以后,北上深的房子逐渐变成了投资产品,而既然是投资品,也就不再受供给和需求决定,而是更多要看信用扩张的脸色? Continue reading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

齐俊杰:决定一线城市房价的其实不是供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