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裕彬:人民币汇率头顶的悬剑—央妈注水的账本

过去半年以来有些事让我担心中国人民银行在利用一些会计化妆术和金融衍生物掩饰外储消耗的规模。在中国外汇管理局官网读到:“(如下图所示)2015年7月,银行远期净售汇975亿元人民币(用外汇远期合约售出美元的人民币计价),8月银行远期净售汇4284亿元人民币。”后发现,2015年8月银行远期净售汇是头7个月远期净售汇均值的5倍多。巧合的是8月份正是中国央行创下最高单月外储消耗额记录的月份–为硬撑人民币汇率,其共消耗939亿美元。这表明中国央行在硬撑人民币汇率的过程中,遇到了外储资产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吴裕彬:人民币汇率头顶的悬剑—央妈注水的账本”

Advertisements
吴裕彬:人民币汇率头顶的悬剑—央妈注水的账本

香港《信报》:小川大隐复现身 克强又抬工具箱

豹隐多月的人行行长周小川,现身接受《财新》杂志访问,侃侃而谈人民币滙价及货币决策。在细嚼其谈话意涵前,首先周小川开腔的时机,就惹市场揣测不已。早前国际滙市烽火连天,人民币被投机者手口并用狙击,周小川仍一直深藏不露,而际此时点出来发声,玄机何在? Continue reading “香港《信报》:小川大隐复现身 克强又抬工具箱”

香港《信报》:小川大隐复现身 克强又抬工具箱

洪灏:房地产大周期即将见顶 降低首付也无法逆转

我们面临的是房地产投资增长的极限,降低首付也将无济于事。由于房地产是一个更大的风险,中国将继续货币宽松以延续房地产泡沫,同时实现某种形式的资本管制以缓解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Continue reading “洪灏:房地产大周期即将见顶 降低首付也无法逆转”

洪灏:房地产大周期即将见顶 降低首付也无法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