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ding:为什么资本管制不是好主意(摘要)

http://www.baldingsworld.com/2016/01/28/follow-up-on-why-capital-controls-isnt-a-good-idea-for-china/

注:按惯例,本文延续Balding彭博专访观点做一些补充说明或强调。

上周大量讨论建议加强资本管制,完全背离IMF不同层面的原话,技术那部分原话至关重要:资本管制可在前阶段国际资金大量流入之后,出现危机时临时减缓或限制国际资金的流出。这并非条件反应。难道经济增长不到7%或货币有贬值压力就算危机?当然不是!

首先,通过资本管制来解决无明显关系问题,属于医错部位;其次,采用资本管制并无成功可能,实际案例中大都以失败告终。

如果人们因为资本管制和经济现状而担忧前景,是无法促进消费的。预计的长期经济问题正在推动资本外流。

Balding:为什么资本管制不是好主意(摘要)

洪灏:房地产大周期即将见顶 降低首付也无法逆转

我们面临的是房地产投资增长的极限,降低首付也将无济于事。由于房地产是一个更大的风险,中国将继续货币宽松以延续房地产泡沫,同时实现某种形式的资本管制以缓解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Continue reading “洪灏:房地产大周期即将见顶 降低首付也无法逆转”

洪灏:房地产大周期即将见顶 降低首付也无法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