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ding:为什么中国没有贸易盈余(摘要)

Brief in Chinese of http://www.baldingsworld.com/2016/02/23/why-china-does-not-have-a-trade-surplus/

2015年贸易盈余(顺差)占GDP的5.5%,或占79% GDP增长。但事实上,中国却是小额的贸易赤字(逆差)。

中国海关总署数据,国际贸易盈余0.593万亿美元。

而中国海关与香港海关所公布的贸易金额差异,可推算出通过虚增385%进口的方式实际掩护资金外流高达101亿美元。这只是地下资金流动的一部分,而且是初级手法。

在详细记录了跨境流动的货币管制之下,银行业统计的国际付款数据,比海关进口高出0.87万亿美元(52%)、比外管局统计高出0.98万亿(62%),巨大的差异说明存在系统性的欺诈行为。

将商品和服务贸易轧差计算现金流来看差异更加巨大,根据银行业国际收支数据,顺差只有0.128万亿美元,约0.6万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包括相关服务后已经变成-0.036万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有两点来强调这些差异的重要性。首先进口报关和国际支付差异几乎就是全部差异;其次我们看到这些差异并未分散到各个分类统计中去。资本以此(少报多付)向外转移是极为错误的理解。

贸易数据和国际收支之间存在差异是个新现象但快速增长,这揭示了资金流入和流出中国的重要细节。例如,商品和服务贸易2010年是顺差1.9万亿元人民币;而2012年是逆差-0.12万亿人民币。 2010和2011年是国际收支(不是海关)数据出现顺差的仅有的两年。考虑到经常账户显著的恶化。从2010年到2015年是累计顺差0.462万亿人民币,但2012至2015年是累计逆差-1.44万亿人民币。变化的原因很简单:2012年中国放开了国际货币交易而创造了巨大的不对称性。

通过数据能够得出一些重要的结论和启示。

首先,从现金流角度来调整商品贸易盈余,2015年中国GDP增长仅增长0.3%。

其次,我们不能排除为数不少的贸易是虚假交易的可能。由于实物商品的生产消费仅个位数增长。

三,海关和银行之间的数据差异表明2012年以来资金加速外流,很明显资金外流是持久、巨额而且完全国内驱动的,解决这问题需要人民币政策作出根本性的改变。

四,加上官方数据的误差和遗漏因素,2015年实际流出0.132万亿美元,为什么人民币承压就变得很清楚了。

五,应付账款和应收账款快速增加导致流动性恶化。重点是中国经济的流动性比想像的要紧张的多。

六,本能的资本外逃注定资本管制收效甚微。

在财经专访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很谨慎地说,中国“商品贸易盈余”,而不是经常账户、国际贸易盈余或国际收支盈余。言语表明他应该了解资本逃离的方式也知道资本管制难以见效。

Advertisements
Balding:为什么中国没有贸易盈余(摘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